杭州坚决纠治“责任转嫁村社”问题
来源:杭州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2-01-10 09:00:30

“现在,耗时间、走形式的工作少了,能够把精力聚焦处理群众的事情。狠抓责任转嫁村社问题,对我们社区干部而言真是一场减负的‘及时雨’。”杭州市桐庐县桐君街道圆通社区党委书记朱琼在日前一次访谈中这样说,当时她正在居民楼内进行新冠疫情防控知识宣传。

往年这个时候,社区要承担大量诸如食品安全督查、违法建筑、占道经营排查的任务,占用时间多不说,社区工作人员没有执法权,又缺乏相关专业知识,遇到问题处理不了,督查检查成了“走过场”。

本该由业务部门及专业人员完成的任务却转嫁给了村社干部,同一项工作因为上级部门不同的统计要求反复分解合并,同一份文件却要上传到好几个APP...诸如此类的问题曾让基层干部疲于应付。

2021年以来,杭州市纪委市监委结合全市“民呼我为”主题活动“十大举措减负担”工作部署,立足纪检监察职能,通过一线走访调研、听取媒体反映,深入查找基层呼声背后的责任转嫁问题,督促开展专项整治。

“责任转嫁村社”问题表现多样、成因多元,有的不乏政策执行过程中变形走样的因素。怎样精准抓好纠改?杭州采取分类整改、滚动监测、推动试点、完善机制的办法。对个性问题即查即改,整改情况限期反馈;涉及全市层面的共性问题,由市纪委市监委以告知函形式通报市级主管部门,督促举一反三抓好规范;对查实问题且造成不良影响的,严肃问责,形成震慑。

在富阳区,针对不同程度存在的“社区协助变主责”等情况,区委区政府督查室向全区发放《督查通报》,直陈存在问题,对问题单位直接点名,推动相关区级部门联动对61个存在问题开展整改,全面纠治责任转嫁、履职不力等问题。

“村社职责事项多、工作台账多、政务App多、机构牌子多、上墙制度多、考核督查多、创建评比多的“七多”问题,是基层普遍面临的困局。”桐庐县纪委县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桐庐县纪委县监委组织对189项村社工作事项逐项分析研究,取消了其中转嫁责任的79项工作,优化整合部分内容,同时督促县委编办出台管理办法全面厘清“工作界面”,建立村社工作事项准入审批制度,杜绝机关部门违规向下转嫁工作职责;临平区纪委区监委针对督考过多、过度留痕等突出问题,从推动整顿区级政务应用入手,下架区级低频应用17个,整合提升功能重复应用26个;钱塘区规定社区工作人员一个条线工作只保留一个工作群,通过“整合+清理+降频”的方式纠治“指尖上的形式主义”,为基层干部减负增能。

从繁重额外负担中解脱出来的基层干部,联系群众的时间就多了。“我明显感觉到村干部来的次数多了。我患病需要长期治疗,村干部不止一次上门分析讲解‘西湖益联保’的保障政策,想办法帮我减轻负担,解决反映的问题也比以前快多了。”桐庐县新合乡新四村村民何先生说。

为防止数字化改革中新的“责任转嫁村社”问题,杭州市还将推动完善村社减负线上管理,在临安区开展村社“数智减负”多跨场景试点建设,推进村社“一票否决”和责任状签订等场景与党政机关整体智治系统对接,构建App“黑白名单”等动态管理机制,实现“责任转嫁村社”问题数字化预防、监测、纠改、反馈的工作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