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掩盖贪污50万 他行贿100万
来源:淳安县纪委县监委    发布时间:2021-12-22 17:01:48

“巡察期间,我不主动向组织坦白,反而想着送钱让人帮我掩盖,真是鬼迷心窍。”淳安县城市管理局市容管理科原副科长张剑飞在忏悔书中写道。

2020年8月,张剑飞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淳安县纪委县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0年11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21年9月,张剑飞因犯贪污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被淳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3万元。

沉迷赌博,铤而走险贪污公款50万

张剑飞自1998年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城管系统。2013年之前,淳安县人防审批窗口和城管审批窗口合并办公,根据工作安排,2004年至2012年底,张剑飞在城管窗口协助县人防办代收工程资料、开具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核定单、代收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并开具发票,人防办人防审批专用章也由他保管。

在窗口工作期间,张剑飞发现人防办内控制度缺失,财务管理比较混乱。“窗口就我一个人,开发票、缴款、开核定单、盖章都是我,几年也没人和我对账。”

2008年3月,某冷冻公司经人防办审核后到窗口以现金形式缴纳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2.12万余元。张剑飞因沉迷赌博一直输钱,于是铤而走险,出具人防核定单和缴款收据联给该公司,实际并没把钱交到财政账户,反而将存根联、入账联私藏,侵吞了这2.12万余元。“因为这个项目是人防办审核过的,有资料记录,我担心事情败露,当时连觉都睡不好。”第一次伸手,张剑飞心里很是忐忑不安。过了好久,人防办都没有发现问题,这让他的胆子大了起来。

2012年初,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到窗口办理人防审批手续。张剑飞没有按照审批流程让他们到人防办去核定,采取隐匿审批资料、擅自核定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等手段,让该公司以现金形式缴纳11.02万余元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然后予以侵吞。

2012年4月、5月,张剑飞又以类似手段,再次侵吞了20.98万余元和16.84万余元两笔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

露出马脚,心慌意乱失分寸

2013年开始,人防审批窗口和城管审批窗口分离,张剑飞不再办理人防相关业务,但是贪污50万余元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这事一直是他的心病,总担心有一天会东窗事发。

2016年,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找时任县人防办人防科科长胡滨(已另案处理)办理竣工验收手续,并讨要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正式发票。但是胡滨让人查了后,却没有找到相关资料,于是打电话给张剑飞询问此事。“原来办过手续的,钱是现金交给我的,我忘记上缴一直放在档案里。”张剑飞编了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然后连忙取了11.02万余元补缴到财政账户,心里隐隐感觉胡滨已经察觉是自己贪污了这笔钱。过了一段时间,胡滨找到张剑飞,向他借款20万元。“我心里有鬼,不敢拒绝。”张剑飞答应后,胡滨写了借条给他,这20万元却一直未归还。

面对巡察,行贿100万妄想买平安

2019年底,淳安县委对县人防办进行专项巡察。一天晚上,胡滨找到了张剑飞。“这些都是你经手的人防审批项目,准备提供给巡察组,你回想下,有没有问题。”胡滨拿了一叠资料让张剑飞查看。

张剑飞心想,应该是自己贪污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的事情被胡滨发现了,也没有隐瞒直接把有问题的项目勾出来交给胡滨,“这三个项目有问题。”

几天后,胡滨再次找到张剑飞:“这次巡察很严,每个项目都要核实。”听了这话,张剑飞非常害怕,恳求胡滨:“我们共事这么多年了,你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

又过了一星期,张剑飞和胡滨两人开车到山里商量此事。最后商定,张剑飞给胡滨100万元,胡滨帮张剑飞隐瞒贪污的事,就算万一出事了,也由胡滨挡着,保证张剑飞不出事。

后续,胡滨在递交给巡察组的清单中,把张剑飞勾出的三个项目全都删掉了,并把这三个项目的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审批档案资料拿出来交给张剑飞,让他销毁。张剑飞多次通过现金或支付宝转账的方式给予胡滨好处费,直到案发前共计98.65万元。

张剑飞并不知道,胡滨之所以帮他隐瞒主要是因为胡滨也对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动了歪脑筋,挪用、贪污、受贿数额不小,怕张剑飞出事会牵出自己。

然而,真相总会大白,费尽心机企图欺骗组织只是妄想。2020年6月,淳安县纪委县监委在对胡滨严重违纪违法案的审查调查中发现了张剑飞相关问题线索。2020年8月,淳安县纪委县监委对张剑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

贪污50万,企图花100万行贿来掩盖,非但没能实现,反而错上加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当初应该主动找组织交待,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留置期间,张剑飞谈起行贿的事后悔莫及,“希望我这事为其他人敲响警钟,要引以为戒,犯了错误只有迷途知返,主动投案才是自我救赎的唯一选择。”